四年巨亏800亿瓦格纳憾别通用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4-15 02:55

上回说到,雷诺与日产的联盟,最终促成了日产的复兴。然而对于太平洋彼岸,曾经盛极一时的汽车帝国底特律而言,阴云却正在靠近。随着21世纪初“9·11”后,美国经济总体走弱和民众消费信心的摇摆,底特律汽车业开始逐步衰落,作为全球闻名的底特律三大———通用、福特、克莱斯勒无一幸免。而2008年突然而至的金融危机更是给了沉重的打击,巨亏压力之下,曾数次险中取胜的百年通用一举惊人,痛下决心选择用破产重组抛下包袱开展新生活。

百病缠身

4年亏损超过800亿美元

经历1990年代的繁华浮云之后,对于美国三大汽车厂商来说,21世纪头十年的日子,简直就是无法琢磨的日子。尽管最初两年汽车厂商都取得了不错的业绩,但随着“9·11”之后美国经济总体走弱和民众消费信心的摇摆,底特律三大就迎来了像“打摆子”样的日子———时而赚时而亏,但基本上都是赚是小赚,亏却是巨亏。

但谁亏都亏不过通用汽车。2005年到2008年,通用汽车的累计亏损已超过800亿美元,四年亏损额分别为106亿美元、20亿美元、387亿美元和309亿美元。其中2007年的389亿美元亏损,是通用汽车历史上最大的年度亏损,也是美国历史上仅次于2002年A O L时代华纳公司449亿美元亏损的第二大年度亏损。这四年中,尽管通用汽车全球在2005年和2007年依靠包括中国、巴西和俄罗斯等在内的新兴市场的飙升有所增长,但在传统优势市场北美市场,却遭遇了持续四年下滑的败绩。2005年至2008年,通用汽车北美市场分别为450万辆、412万辆、387万辆和360万辆。

如果亏损和下滑反映的仅仅是数字上的变化,那么更重要的是,2009年时,通用汽车刚刚度过一百岁生日的躯体,已经被确诊为百病缠身而无法治疗了。由于2007年底美国金融危机引发的经济危机导致市场需求总体减少、由于油价上涨消费者再一次转向购买更省油的日韩汽车、由于居高不下的劳工成本、由于产品转型战略的受阻,由于业务变革计划的拖沓……由此直接或间接导致的通用汽车的现金流,终于到了仅仅能够维持公司运营不到半年的绝境。而更让人绝望的,在美国金融体系几近崩溃的情况下,要想从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获得融资,简直是比登上火星还难。

所以,通用汽车无助的目光,也只有近乎哀求地投向刚刚组阁的奥巴马政府。政府并非不愿意出手拯救,但动用纳税人的钱财支援汽车公司,通用汽车必须提出有说服力的变革计划、重组方案。但2009年3月底之前,通用汽车连续提出的四份重组计划,均遭到了政府的否决。2009年5月,通用汽车最后提出的重组计划终于被政府打分为“合格”。但此时,美国政府和通用汽车相关各方已经达成共识——— 通用汽车必须经历破产重组的程序,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摆脱包袱、化解债务、凤凰涅槃,从而重新构建竞争力。

2009年6月1日清晨,在奥巴马总统照例充满感情的声明中,1908年创立的、寄托着几代美国人梦想的、美国最大的汽车公司通用汽车公司,宣布正式进入破产保护程序。这一刻,根据通用汽车向美国破产法庭提交的相关材料,那些平日怎么样也不能涉及到通用汽车“核心机密”的人,终于看到了通用“病历”上的最主要内容之一———累计负债高达1700亿美元以上。

憾别通用

底特律“金童”瓦格纳卸下头衔

通用汽车宣布破产保护,冲击了许许多多美国人的生活:成千上万的通用员工担心自己会不会在公司的重组裁员中“下岗”,数千万车主则牵挂自己使用的通用汽车还能否得到完善的维修和保养,而那些持有通用汽车债券哪怕是像垃圾一样债券的投资者,也每天争相打听任何有关通用汽车重组的利好消息……

但很显然,通用汽车破产重组对另外一个人的冲击也许更大。因为他在通用汽车工作了30年,刚刚从通用汽车的最高管理职位上“走”下来,甚至,通用汽车获得政府300亿巨资获得破产重组机会,就是以这个人的某些“牺牲”为条件的,这个人,就是通用汽车破产保护前的末任董事长兼CEO———理查德·瓦格纳(R ichardW agoner)。

瓦格纳,1953年2月出生于特拉华州威明顿,1975年获得杜克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两年后获得哈佛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并于当年进入通用汽车的纽约财务办公室担任分析员。看着瓦格纳在通用汽车的职业经历,在通用汽车1980年代以来就习惯于在财务领域培养公司最高管理者的传统中,你不得不惊叹瓦格纳简直“天生”就是为通用汽车而生的。

1977年,瓦格纳进入通用汽车,1981年出任巴西业务部财务经理,3年后升任巴西业务部财务总监。1987年,瓦格纳调任通用汽车加拿大公司副总裁兼财务经理,两年后提升为通用汽车欧洲业务部副总裁,在瑞士苏黎世负责欧洲分部财务工作。1991年,瓦格纳返回巴西出任巴西业务部总裁。1992年,瓦格纳再次回到美国,擢升为通用汽车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首次进入通用汽车高管行列。1994年,瓦格纳出任通用汽车北美业务部总裁。

此后,尽管在通用汽车高管的升迁序列中困难更大、机会更小,但瓦格纳还是顺利并迅速地向通用汽车最高领导层迈进。1998年,瓦格纳担任通用汽车总裁兼首席营运官,并成为董事会董事。2000年6月,瓦格纳成为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2003年5月,瓦格纳进一步成为通用汽车董事长,并继续担任CEO。从一位最基本的员工到通用汽车CEO,瓦格纳仅用了23年时间,更重要的是,其担任通用汽车CEO时年仅47岁,是继1923年上任的CEO阿尔弗雷德·斯隆之后通用汽车历史上最年轻的CEO,并被底特律一度称之为汽车行业的“金童”,意思是其年纪轻轻但却干着如黄金般的职业,当然也领着以像黄金价格一样高昂的薪水!

但是,尽管瓦格纳被追捧成“金童”,但其对通用汽车的贡献,显然不仅无法与通用汽车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传奇CEO阿尔弗雷德·斯隆,甚至也无法与其前任杰克·史密斯相比。在其掌管通用汽车的最后几年中,通用汽车不仅产生了史上最大的亏损,同时公司的股价也跌得如垃圾样人人惧怕。

所以,2009年3月底,当美国政府在最后拯救还是不拯救通用汽车上的条件之一,就是瓦格纳必须走人。

悲情离去

一美元年薪也不让你赚

很显然,如果把通用汽车不得不走上破产保护的原因都推向瓦格纳,那显然是不公平的。对于通用汽车这样百年的、尤其是组织机构如此庞杂的公司来说,累计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如累积的高达数百亿美元以上的退休金和医疗保险金的欠债等问题,并非财务出身的瓦格纳个人所能改变和解决的。

事实上,自1992年成为通用汽车的执行副总裁和首席财务官起,瓦格纳就协助当时的CEO杰克·史密斯解决了很多通用汽车的问题。自2000年6月出任通用汽车CE0后的最初4年,通用汽车也取得了不错的业绩:尽管市场份额持续下降,但营业利润却稳步增长。此外,他采取的一系列举措都增强了通用汽车的竞争力,比如聘请克莱斯勒70岁高龄的退休副总裁鲍伯·鲁兹重新出山,主持通用的全球产品设计、果断停产不再赢利的奥兹莫比尔品牌、不顾工会压力裁员3万余人、提出“快速行动”计划把通用汽车新产品开发推向一个新高度以及积极主张大力开拓中国等新兴市场等。

但以2005年通用汽车106亿美元的亏损开始,通用汽车和瓦格纳实际上都已经走向了一条不归路。反思和吸取教训的空间仍然存在,比如说对日韩汽车厂商的轻敌心态、1990年年代诸多无效的全球扩张多元化、对市场需求判断不准侧重于大型车、SU V产品而忽视节能环保的小型车发展、不重视营销和消费者而最终招徕消费者的唾弃等等,但通用汽车和瓦格纳在时间上的回旋余地却越来越小。

虽然在2008年的再次巨亏后,瓦格纳特地表示为了能带动通用汽车走出前所未有的困境,2009年的年薪可以只收取象征性的一美元。但对其经营不善而将通用拖至破产边缘的指责不绝于耳,美国政府最终还是选择了时任首席运营官的韩德胜取代了瓦格纳。不过一年,韩德胜这个过渡性的CEO也再度辞职。不过,随着美国逐步走出金融危机的阴影,重组后的通用也在逐步复苏。

本回结语

面对百年通用的巨变,兴奋、惋惜、惊悸、痛心、寒战……各种各样的表情和感受,可能都有那么一点。但有三点显然必须是铭记于心的:首先,盲目扩张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其次,汽车消费趋势绝对不可以不研究,消费者的需求也绝对不可以不满足;再次,能否打造成本优势,对全球各个汽车厂家包括中国汽车厂家来说,也是再怎么过分关心都不过分的问题。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20728.cn/class-v-15510704.htm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