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金桥:警惕新能源泡沫冉冉升起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11-18 22:49

把一个新生的婴儿扼杀在摇篮?

哦,这当然不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但是,我们仍然要警惕一个新能源泡沫正在冉冉升起。而且,这个泡沫的起源正在目前水深火热的美国。我们中国,也正在卷入其中。

先说一个有趣的故事,那还是在我读研究生的时候,那时候,我在其它学校读书的一个师兄和我聊起新能源的事情,他说他们的一个老板正在搞燃料电池汽车,煞有其事的,什么863啊,什么市科委的经费大把大把的进来了,但是从他进校不久到他博士毕业,6年时间,这个所谓的新能源汽车,除了在什么科博会或者其它一些场合show一下之外,其它的时候,就静静地放在实验室的角落,无人问津。更别说上街去跑跑了!

当然,这种停留在实验室的技术在当今世界见怪不惯,拿着大把的国家以及各级部委的经费,忽悠来之后,让自己的学生们再搞搞几篇EI或者是SCI论文作品,然后找一帮熟悉的同行通过评审,大家皆大欢喜。

部分有志教授升官凭借这些实验室技术升官,没有运气而且缺点志向的就安心挣点名气和实惠拉倒!

很残酷而惭愧的是,当下国内风起云涌的新能源汽车,其实也就是皇帝的新衣而已,他们存在的更大的意义在于要钱要政策,但是真正规模商用,远着呢!

这是我们的现状,我们当然要承认现实并且面对他就好。但是,这次不然,可能要忽悠大了,而且牵头的就是当今老大美国人。

宏大的计划

美国总统奥巴马787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已经蹒跚起步,作为奥巴马新政核心,此次一揽子计划中超过1500亿美元将聚焦新能源技术,一场全新的新能源革命似乎已经不可避免。

需要注意的是,奥巴马正在进行着哈耶克50年之前提醒的一场“知识上的冒险”。多重力量推动下一场技术和社会消费习惯的革命,冒险的代价可能是一场更大的新能源泡沫就在不远处等着我们。

历史已经见怪不怪。从100年来的工业进程来看,要阻止和挽救一个泡沫破灭之后出现的衰退,要么是一个更大的泡沫来填补上一个泡沫的亏空,要么是通过一场战争创造巨大需求来填补亏空。战争当然是最坏的选择,但是那是没有选择之后的最后选择。

2000年的IT高科技泡沫,被随后崛起的房地产和金融泡沫消灭,金融行业和衍生兄弟房地产泡沫的破灭,导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类似的案例在1929年、1974年以及1987年均得以印证。

奥巴马试图用新能源的庞大支出来刺激经济复苏,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他和布什政府以及克林顿政府肆意放松能源的消耗不同,他在用一种正确的方向来指引我们的未来。

如同1993年克林顿和戈尔提出的信息高速公路计划彻底改变了此后15年世界发展的面貌一样,奥巴马和拜登在2008年所提出的美国新能源政策或许将成为下一个影响我们此后15年的最重要政策之一。

我们认为,节能和新能源技术是21世纪人类最具潜力的技术之一,日益成熟的新能源技术也将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巨大的变化。

在这种正确道德方向之下的新能源投资似乎代表了一切正义,所以,底特律三大汽车巨头高调附和、全球汽车公司也纷纷发出新能源的誓言,加上庞大的新能源基础设施的建设规划,以新能源汽车牵头的新能源革命似乎正汹涌兴起。

新能源汽车是皇帝的新衣?

但是,汽车行业仍然充满悬念,作为过渡技术的混合动力发展十余年仍然徘徊在主流之外,电动汽车至少在2011年之前仍然停留在实验室,氢动力汽车和太阳能汽车的驾驶员仍然局限在有限的几个测试员身上,加上普通消费者难以负担的高昂成本压力。太多技术因素以及顽固的消费习惯,都可能将耗资巨大的新能源技术“扼杀”于襁褓中。

就如谎言,若想掩盖,就必须编造更大的谎言,当谎言再无法掩盖时,泡沫也就破裂了。“新能源”会成为下一个泡沫的起点吗?

我非常赞同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卢锋老师在上周的《财经》杂志上撰文的观点,他认为,目前危机的教训显示,如果一定时期内技术和产业前沿演变处于相对平静状态,如果美国作为领先国家对致力拓宽技术和产业前沿使命意念模糊或用功不勤,或者出于某种“便宜行事”心态,试图仅凭花样翻新的衍生品“创新”来主导全球经济,则不仅不能实现其目标,反而会给美国和全球经济带来灾难。

在他这篇观点鲜明的文章中,他指出,奥巴马发誓要建立既与气候变暖、大气污染作斗争,同时又要创造更多工作岗位的能源政策,可以看做对投资新政双重内涵和挑战的诠释。

美国投资计划着眼结构调整目标应属明智之举,把技术产业突破领域锁定在新能源和环保等部门也自有道理。然而,根本限制条件在于,何处是技术突破最先发生的前沿领域?技术突破何时成熟并足以启动新产业变革?从历史经验上看,事先难以预测。

但目前危机的教训显示,如果一定时期内技术和产业前沿演变处于相对平静状态,如果美国作为领先国家对致力拓宽技术和产业前沿使命意念模糊或用功不勤,或者出于某种“便宜行事”心态,试图仅凭花样翻新的衍生品“创新”来主导全球经济,则不仅不能实现其目标,反而会给美国和全球经济带来灾难。

神圣同盟的裂痕

而且,在我看来,奥巴马政府目前可以凭借接近崩溃边缘的经济压力向国内的能源巨头和反对派人士摊牌,但是一旦经济面临好转之后,如果新能源的投资开始使得奥巴马政府的赤字无限放大,必然会招来更多的反对之声。

而且,历来石油大亨们在华盛顿有着无与伦比的影响力,一旦新能源方面的投资开始威胁这些既得利益者的所得,凭借他们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势必对奥巴马政府试驾更多的压力。实事求是地说,因为石油捆绑美元的地缘政治和全球金融体系格局,美国政府对于新能源的推进和商业运用都非常谨慎。

我们再回顾底特率汽车20年来逐渐从辉煌走向没落的轨迹。从1987年开始就已经冻结的《汽车燃油平均能耗均值标准》来说,发生改变将势在必行。21年前,前总统里根宣布冻结了联合平均燃油效率(corporate Average Fuel Efficiency)的标准已经为现在的北美三大巨头如今的沦陷种下祸根,而且,鉴于政治需要,里根同时终结了10年之久的燃料效率改进运动,因为届时的石油价格只有不到20美元/桶。

从21年前开始,美国立法者们每年春天都会在某一个地方开会讨论联合平均燃油效率是否更新换代的时候,已经背SUV和大排量轿车高昂的利润冲混头脑的北美汽车公司们都成功游说立法者们否决动摇联合平均燃油效率标准。的确,1990年到2000年石油价格长期徘徊在20~30美元之间,燃油价格长期低于2美元/加仑的价格使得SUV和皮卡在1997年~2001年达到颠峰,福特汽车和通用汽车也在一次次的SUV和皮卡的高利润上沉迷而难以自拔。

如今,“石油+汽车”的神圣同盟倒下一角,在汽车行业一片呜咽声中,埃克森却在去年录得超过400亿美元的利润,这真是莫大的讽刺啊!

冰火双重天之后,这对神圣同盟会走向陌路吗?至少新能源革命的兴起,加大了他们分道扬镳的机会!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20728.cn/class-v-15470665.htm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