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合资股比和上汽奥迪,你猜陈虹对股东说了什么?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7-18 03:54

对于上汽集团来说2019年注定不会是一个安稳之年,而从陈虹的角度来看,沉住气,做好自己的事比任何事来得都更加重要。

想约一次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的专访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

不仅是因为其一直在整个集团的幕后工作,更主要的原因是作为一个近万亿体量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其一言一语都影响着整个公司的股价走向,而只有在一个会议上能够听到他对于整个企业的看法,那就是上汽集团股东大会。

“沉住气,做好自己的事,不要看一时。”

这是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在2018年股东大会上再三强调的一点。今年5月23日,在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培训中心的3号楼3楼报告厅中,上汽集团召开了2018年股东大会,现场主要针对2018年度董事会工作报告、关于制定《公司未来三年(2018年-2020年)股东回报规划》的议案以及多项担保议案进行了讨论。

但是作为每次上汽集团股东大会的重点,股东对于上汽集团董事长的提问相比其他的议题则更加吸人眼球。在4年之前,上汽集团因下滑以及市盈率问题被股东指责“垃圾股”之后,今年中美贸易战、上汽奥迪,国六排放等事件,也让这次股东大会显得格外重要。

而在现场,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也是对其中的几个最重要的问题表达出了自己的意见和想法。

2019年,上汽的“多事之秋”

2019年对于上汽集团来说绝对不算“安稳”的一年。

除了年初的中美贸易战,让上汽通用这个老牌中美合资企业备受压力,加上的下滑、大众股比变化、国5国6的切换以及上汽奥迪等事件的发酵,更让上汽集团这个中国汽车行业目前这个市值最大的企业受到了不小的挑战。虽然每当有新闻爆出,集团都会发出公告,但是从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的角度看出,每一个事件都有不一样的视角。

毫无疑问今年对于上汽集团来说,最大的风险来自于大众集团对于上汽大众希望股比变更的消息,虽然当即上汽集团发出公告称并没有这样的打算,而这样的声音却一直没有停止。

在陈虹看来,上汽集团和外资企业最高层管理人员直接加入合资企业是一件保持平衡的制约。“在上汽大众董事会中,德国大众CEO也加入,他是副董事长,我是董事长;在上汽通用董事会中,通用CEO也加入了,她是董事长,我是副董事长。我们是交叉任职。”陈虹表示:“我们有很好的沟通渠道,也有非常多的沟通机会。目前没有看到有调整股比的迹象。”

从陈虹的言语之中,我们也能够看出目前上汽集团和外方并没有股比变更的计划,也就是说即使外方现在想要变更,对于上汽集团来说也不会答应。但其也没有表示未来不会有这样的事件发生,这也让我们也对未来是否会变更持有保留的意见。而从同样德国的宝马以及奔驰在中国市场的强势来看,沃夫斯堡人也不会善罢甘休,股比的变更也将成为大概率事件。

而从2017年就爆出的上汽奥迪事件来看,这也是股东十分在意的一点,豪华品牌的加入会帮助集团有大幅度利润的提升,不过一波三折的过程也让更多股东对这一合资项目能够落地充满着疑惑。

“具体投放的车型已经有初步的规划,但是在项目正式落地之前还不能对外公布。”在陈虹的话术中已经明确表示,上汽奥迪已经坚定不移得实行下去,并且已经有了具体的车型规划,这与记者在去年10月大众汽车品牌中国CEO冯思翰博士所获得的信息一致,在当时其就表示合资车型已经有了初步的规划,而且并不会是奥迪A6L或者A4L的“换壳车型”。

距了解,目前上汽集团就奥迪项目正在不断和大众集团沟通中,上汽大众引入高端品牌,加快奥迪业务在中国的发展,是上汽集团和大众集团正式达成的共识。“合作原则的大方向没有变化,但是具体的合作细节还在协商。”陈虹表示。

相比还没有落地的上汽奥迪,上汽集团今年1~4月的下滑则不仅让股东,更为让整个汽车行业受到冲击,再加上上汽大众内部购车、上汽通用凯迪拉克ATSL巨幅优惠的事件让整个上汽集团的价值体系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在陈虹看来今年的下滑以及单车价格的调整主要是因为国五国六排放切换而导致。

“4月下滑,国五国六切换是原因之一。4月下旬以来,公司全面推进国五车型库存消化工作;6月底,可以完成国五消库存、国六切换的目标。”陈虹表示,‘在国五国六切换过程中,我们重新制订了销售目标,确保经销商在推动国五销售过程当中,盈利性不受影响。另一方面,我们利用金融板块,帮助经销商解决经营中的资金困难,让他们集中精力,聚焦开拓终端市场。”

今年,上汽集团使用30亿元的购车补贴来刺激,一方面加快消化国五车型的库存,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加快市场的洗牌,从批发来看,上汽集团下滑严重,但是从零售来看虽然有跌幅,但是相比批发已经有了很大的好转,也说明库存清理也正在进行之中,不过这样阵痛也需要经销商和主机厂共同承担。

“上汽集团完全能满足各个地区政府排放政策。我们是一步到位,直接到国六B。我们从需求端和供给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目前公司各主机厂已经按照全国大部分地区实施排放的计划(安排生产),我们可以保证7月1日以后供应国六产品。”陈虹坦言。

很少有企业的董事长承认自己的处于不佳的状态,但是陈虹却很坦然,“最近我们的情况确实不是太好,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了,整个行业都在接受挑战,作为管理者也好、经营者也好、股东也好,要沉得住气。”

看得更远

从陈虹的角度来看,中国市场的机会还是会有,近期的调整很正常。今年上汽集团的目标是保持已经达到的市场占有率,无论市场怎么变化,上汽集团要保持头部优势地位。

而陈虹说这句话的底气是来自于中国汽车千人保有量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至2018年底,中国汽车市场的千人保有量170辆,全球190辆,美国超过800辆,发达国家基本在500至600辆。虽然中国汽车市场与发达国家还有很大的差距,但在陈虹看来超过世界平均水平是很现实,并且能够遇见的事情。

“上汽集团还是要做好自己的事,认定要做的事,要坚决地做下去。而且汽车产业进入转型期时,上汽集团要能够抓住先机,找到并持续建立新的差异化优势。”陈虹认为中国市场汽车产业的发展,还是有空间,关键看企业能不能抓住机遇。

这也是陈虹坚定在研发上投入,并且坚持在汽车行业转型的关键因素之一。

从打造EV card到创办享道移动出行平台,上汽集团一直在探索转型的方向。“从汽车行业转型方面看,汽车业会是制造业和服务业高度融合的行业。”陈虹说,“上汽集团转型升级的方向,是成为出行产品和出行服务的综合供应商、及出行服务的营运商。从制造业转型到出行服务营运商,在历史上没有过。”

不过随着Uber上市破发,滴滴等估值的下滑,所有人对共享出行都充满着不确定性,包括上汽集团的股东们。当提问“网约车项目——享道出行”是否有必要时,陈虹却坚定地表示,“这个领域,我们一定要试。如果不尝试,丧失这个时间窗口,将来股东会责怪我们。出行服务积累的大量数据,出行目的地和社会、生活场景的紧密联系,都是未开垦的处女地,可以创造的价值很大。

在陈虹看来,今后汽车行业会是一个制造业和服务业高度融合的行业,上汽转型升级的方向也要成为出行产品和出行服务的综合供应商,以及出行服务的运营商。

从制造业转型到出行服务的营运商,在中国汽车市场的历史上是没有的,对于上汽集团来说需要有一个探索的过程。出行服务带来的大量的数据,有一些出行服务的目的地和社会生活各方面场景的紧密联系,这些都是未开垦的领域,都是上汽集团需要探索和尝试的,也是今后为股东创造价值重要的方面。

“但我们不会像有些公司完全用烧钱的办法。”这是陈虹对于股东的承诺。

如果在出行服务方面,汽车行业不进行尝试的话,会丧失这个时间窗口。今后,可能股东又会批评我们“该做的事不做”。但是对于今年的车市,陈虹预计仍将负增长,并且降幅保持在5%左右,其中乘用车降幅在6%左右,商用车基本上与去年持平。但在他看来今年二季度末降幅会收窄 ,三季度企稳,四季度同比正增长。

虽然2018年中国车市出现了罕见的下滑,而上汽集团依旧给出了较高的股票分红。

以总股本 11,683,461,365 股为基准, 每 10 股派送现金红利 12.60 元(含税),计 14,721,161,319.90 元。可以说,上汽集团年度内拟分配的现金红利总额与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之比达到40.88%,虽然40%以上的分红不及前几年高达50%以上的比例,但是这已经汽车行业中属于领先的水平。

虽然在当下中国股市,相对于分红,股民对于股价更为敏感,但是高分红也表示了上汽集团对于股东的价值回馈。虽然在陈虹所表达的观点有其自身的价值取向,不过也从侧面体现出了目前上汽集团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以及他个人对于整个集团未来发展方向的看法。

现在,上汽集团正在处于一个关键的节点,一方面是整个集团战略的调整,另一个是旗下企业所遇到的挑战,这对于上汽这个历史悠久,并且体系固化的集团来说并不是一件易事。但是如果上汽集团能够在2019年这样的大环境下依旧保持强势,对于陈虹来说面对未来,面对股东时会更加信心饱满。

 

本文地址:http://auto.gasgoo.com/News/2019/05/290824332433I70107586C302.shtml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20728.cn/class-v-15433731.htm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