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造车新势力疯狂刷屏的车展季读懂从业者的焦虑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6-29 00:48

今年第18个时间睡眠日的主题是规律作息、健康睡眠。工作、社会、家庭、生活的压力增大,睡个好觉、做个好梦已是奢望。九成失眠,皆因焦虑。当60、70后中老年危机、80、90后新中产压力的话题刷屏时,人们对年龄、婚姻、房子、财务、社交、身份等焦虑,随着物质生活的丰富和对美好生活的期待愈发强烈。

城外的人想进城,城里的人想出城。这是当下新老造车势力的围城现象。一方面是传统车企的精英像当年国统区的热血青年投奔前线和延安,另一方面是已在敌后区的革命青年不断拷问自己——持久战还要坚持多久?

有消息灵通人士表示,最近四年国内出现314家新造车公司。随着革命的残酷性和严峻性加剧,大大小小的革命者都在经受一场煎熬——黎明前的黑暗,很难说谁会胜出。很多事情,胜与败要到最后才知道。

造车要投多少钱?15年前鲁冠球老先生就说万向没有100亿元资金不会造车,3年前李斌说造车需要200亿元。但互联网造车网红何小鹏最近才发现:以前看别人做车觉得100亿太夸张了,自己跳进去才知道200亿都不够花,也许300亿,原来这个行业里有这么多的大坑——造车比互联网创业的难度,真的不止高十倍,要高一百倍。

虽然和蔚来汽车、小鹏汽车一样在造车融资方面长袖善舞——不差钱,但车和家创始人李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诚:我最恐惧的一点,就是我们产品上了以后不成功,没人买,或者是卖的量生不如死,或者是重大质量问题。只有一次出牌机会,如果一次不成功,其实再也没有出牌的机会了。哪怕融到钱都没有用,因为供应商就不会再跟你玩了——这个是我们最恐惧的事情。那些传统企业出来的不愿意接受改变的人,他们也接受改变了。

“你出来以后有没有担心和焦虑?”这是我去年7月从大车企走出来后被问到最多的问题。我的回答是:当然有,是从一个焦虑走向另一个焦虑,解决一个焦虑又产生一个新焦虑,而且焦虑会越来越多。焦虑和焦虑是不一样的,在体制内是被动焦虑,在体制外是主动焦虑。

焦虑,毕竟不是什么好情绪、好状态?如何克服焦虑成为一门哲学和艺术。马东领衔的“说话天团”最近推出一部作品《小学问》,目的是解决七种人生焦虑——笨、穷、懒、油腻、透明人、没有吸引力、为焦虑而焦虑。《小学问》的创作小伙伴认为,焦虑不一定是坏事。有追求,才会有焦虑。

焦虑作为一种心理能量,不能够被克服,只能被转移。硬说克服,只有一个焦虑能克服另一个焦虑。想要不为柴米油盐焦虑,你就得为更大的事业焦虑。为自己真心想要的东西焦虑,并且把焦虑变成驱动力。这也许是解决焦虑最好的方式之一。

焦虑是当代社会最常见的一种情绪,遇到不确定性,遇到失控感,遇到落差,就会干着急,就会产生焦虑感。焦虑大部分来自于上进心,希望变得更好,不仅仅是更富有,更希望能跟上知识的爆发、消费的升级、处理好和世界的关系。想的越多越大越美就越焦虑。

已故文学大师杨绛曾说“你的问题主要在于读书太少而想得太多”。焦虑是因为读书少吗?其实未必,书读得越多,接触到越多别人的聪明,你意识到的差距越大,往往就越焦虑。

什么人不焦虑?跟蠢蛋相处的人。如果常跑去跟蠢蛋相处,产生的是满足感,而不是焦虑。可惜,我们大多人就自认为自己最聪明,别人都是笨蛋,满足感和幸福感就越来越低,而焦虑越来越多。

200多年前湖南诞生一位处理焦虑的艺术大师。他,41岁拉起湘军,45岁心性大变,47岁长袖善舞。他就是圣贤曾国藩。《曾胡治兵语录》记录他的心经:“当读书,则读书,心无着于见客也;当见客,则见客,心无着于读书也------未来不迎,当时不杂,既过不恋。”

意思是,活在当下,真正的活在当下。做事情的时候专注于事情本身,不为未来的不确定性所忧虑,也不沉浸在过去的痛苦里,亦不被时下的外界环境所牵绊,按照当下自己的意志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就足够了。

回到开头,如何不失眠,睡前少看电子产品——避免光线刺激视神经和脑神经,多看纸质书,多点大智慧,少点小聪明,不纠结,不迷茫,才不焦虑。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20728.cn/class-v-15427436.htm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